日本Cosplayer「Hikari-green」持續Cosplay17年後明白的事!

我從大學畢業後,在日本國內外的金融機構裡作為資產管理師工作了10年左右,後來創立服飾品牌實現了從前的夢想,另一方面也持續著Cosplay,作為Cosplayer向世界邁進。

自從創業後,多了很多跟別人交流的機會,時常有人找我商量「我不知道我的人生中,真正想做的事是什麼?事到如今,已經不知如何面對自己。」

這時我告訴他們:「我覺得只要把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一件一件放下就好了。」話雖這麼說,但還是覺得這樣沒辦法好好傳達我想說的話。

趁這次機會難得,我想以自己為例,寫下我的想法。

打從心底熱愛,卻無法說出口

我開始接觸Cosplay是在17年前,還是學生的時候。當時的Cosplay不像現在流行,真的就是大家一起玩樂的小小同好會。

另外,當時對於「宅(o-ta-ku)」的偏見比現在強烈,媒體上也有許多視宅宅為「社會問題人士」的報導,因此學生時期的我,雖然興趣是Cosplay,但總想著「我是不是社會上的問題人士?要是Cosplay的事情被發現的話,大家會不會對我變得很冷淡?絕對不能說出去。」明明是自己最喜歡的興趣,但卻不能放心去愛它。

其他人的興趣像是滑雪、潛水等,不論是表面上或是私底下都散發光芒的人令我羨慕不已。「希望下輩子可以成為那種人就好了。為什麼我會喜歡上Cosplay呢……!」不禁嘆了口氣。

在我的心裡,開始感受到存在兩個「自己」。一個是為了迎合周圍耀眼的環境所擬態的自己,另一個是在Cosplay時盡情享受的自己。

當時的我,把在Cosplay時的自己稱為「幼稚的自己」,思考著「反正長大後就不會再出角了,說出來也只會被當成大家的偏見之一,還是不要公諸於世,到死都別被發現好了。」

其實對於別人無心的一句話,像是「你還在玩Cosplay嗎!?」我都會在意的不得了。

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太浪費了。

就算身邊的人都不認同、不看好自己也「不放棄」

實際上到現在我都沒有放棄過Cosplay。近10年來,就算不被周遭的人認同,或被視為異類、像小孩子一樣,甚至是被說奇怪,都沒有讓我停止出角。

仔細想想,人生中有多少事情是就算被周圍的人反對還是想貫徹到底?那些事情不就是自己打從心底所愛著的事嗎?

就因為被嘲笑、因為不流行了所以想要放下的話,那就不是因為能夠讓自己開心而去做的,最終只不過是過於在意別人的想法而去做的事罷了。

「都已經是大人了還在作夢」

常常聽到人家說這句話,但是「長大」究竟是什麼?

小時候的我,覺得跟社會上的平均值比較過後,慢慢修正自己與別人不同的地方或是奇怪的地方,漸漸達到平均標準就是「長大」。

以我為例,如果放棄自己一個人去俄羅斯、以色列等未知的國家探險,也放棄Cosplay放棄作曲,穿上大人的制式服裝再學習化妝,在金融業界裡累積工作經驗,這樣就能更貼近社會上的標準值,甚至獲得更高的評價也說不定。

但是,真的是這樣嗎?我不禁思考「社會」指的到底是什麼?「大人」又是什麼?

「長大」「規規矩矩的」——這些詞,其實都太曖昧不清了。

社會上的評價標準,終究會改變

像我這樣的人,在以前的年代說不定會被當成腦袋不正常的人。但是時代在變,社會標準也一口氣改變了。

就像上面提到的Cosplay,在10年前是不被人理解也容易被當成怪人的興趣,現在則被稱為「酷日本(Cool Japan)」,能夠迎來現在這個時代真的太好了。

就算被人當成傻瓜、被人反對,只要自己能感到開心,就必須在人生中挑戰一次不是嗎?這種機會在一生中沒有幾次,反正周圍的評價與價值觀每隔5年就會一口氣改變,

即使如此,出社會後開始背負各種責任,責任越重就越不得不在意自己的社會地位,還是有很多事情總是說的比做的容易。

正因為如此,在疲勞奔波的每一天裡突然感到困惑時,先把一切都拋諸腦後,想想看如何「打從心底感到愉快」,思考過後由自己選擇的未來一定也會變得很不一樣吧。

以上引用自日本Cosplayer「Atsuko Sakai -Hikari Green-」的文章。
來源:Forbes-コスプレを17年続けてわかったこと。社会の評価基準は、いずれ変わる

Atsuko Sakai -Hikari Green-
(從金融女子Cosplayer的角度看「世界」)
Hikarigreen Official Website
Facebook
Instagram
Twitter

◆相關文章
走訪世界的日本Cosplayer傳授拍照祕訣,把照片拍得更好的3個原則!

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,歡迎追蹤我們的FB、IG、噗浪,大家的支持是我們的動力,謝謝您♡

Facebook:

Instagram: 

Plurk:

更多文章